我被國家監聽了,他們可以此定我罪嗎?|賀田網|免費法律談判技巧|經營戰略|人脈圈|免費影片分享



免費影片分享

各位好今天我們來聊一下有關

違法監聽相關的法律問題

我們說警員阿哲平常雖然具有正義感

可是有一天他終於受不了了

為了生活所逼上有老母下有妻兒要養

那麼家中經濟都靠它了

於是它就跟賭博性電玩的

業主阿龍談好了

由阿龍每個月提供

從*年*月開始提供

**萬塊錢的現金給警員阿哲

但是阿哲會當他們的靠山

一旦有任何的查緝行動都會跟阿龍來告知

那麼有一天這個雨傘(台)

就是調查局的線民

他在店裡聽到阿龍跟他的

顧客有這樣的一個對話存在

說安啦你們來我店

來這邊打電動沒關係

我們有警員當靠山

所以你們放心的玩

這時候雨傘就趕快把這個

消息在*月*號的時候

跟調查員報告了

說警官我有聽到顧客跟業主阿龍

有中間這樣的一個對話存在

我覺得他跟員警之間有不當的勾當

調查員聽完之後馬上幫雨傘做了筆錄

然後就在翌日自己監聽兩

個人之間的電話的通訊記錄

而監聽完之後馬上就聽到了

有一段非常曖昧的對話啊

裡面有提到說警官

茶葉已經準備好了有空

可以過來拿

他這樣曖昧不明的暗語

讓調查員心生疑竇

於是就持著這一段的監聽

對話的譯文就是把這一段

對話從錄音轉移成文字

再加上調查雨傘說的筆錄

請檢察官向法院來

聲請核發通訊監察書

以便他合法的進一步監聽他們

是不是有實際的行賄受賄的行為

那麼這時候檢察官真的

就如同調查局的調查員所請

向法院聲請了核發了通訊監察書

那麼通訊監察書上面載明從*年

*月*號上午*點起到

*年的*月*號上午*點迄

這段時間你都可以去合法的監聽

沒問題

好這時候唉啊沒多久

在*年*月*號的時候

調查員就約談了兩個人又

發出了通知

通知兩個人到案來說明

結果沒想到阿龍業主跟阿哲兩

個人都矢口否認說沒這回事

玩笑話沒有這回事

那麼案子就移送到了地檢署來偵辦

檢察官在偵辦的偵查庭的過程當中

就聲請了證人雨傘來出庭作證

以證人的方式來出庭作證

沒想到這個雨傘到庭之後突然間翻供了

可能擔心自己有人身安危

就跟這個檢座說報告檢座

沒這回事是我道聼塗説的

但是這時候檢座心裡想說不可能

一定是你在調查局所做筆錄

比較具有可信度啊

然後就把案子終結偵查

在同年的*年的*月*號提起公訴

他提起公訴檢察官就以三個

證據來作為定罪的依據

有哪三個證據?

第一個就是取得的譯文

第二個就是取得的錄音光碟

第三個就是證人雨傘的調查筆錄

以這三個部分來向法院提起公訴

而且這一段的監聽譯文上面有提到說

在*年*月*號的時候

發話方是誰?

業主阿龍

他在某年某月某日下午幾點

幾分打電話給警員阿哲說

說長官 茶葉已經準備好了

你現在可以過來了

然後警員阿哲回話說

我馬上過去感謝

另外下個月月底我們會有一個自強活動

你們要小心一點有這樣的這一

段譯文的對話記錄存在

好那麼這時候法院當然就

以這一些證據來作為定罪

在一審就判了兩個人

違背職務的行賄受賄罪是成立的

在言詞辯論終結之前

檢察官又追加了兩個人在*年

*月*份所犯的違背職務的行賄受賄

罪的罪行

追加進去之後

法院最後下了一個判決

但是只有在判決主文中諭知*月

*號的這一段犯罪是成立的

但是*年*月的這

一段犯罪因為不成立

所以他只有在理由當中稍微做說明一下

那麼判決下來的

結果誰提起上訴

就被告提起上訴對不對

被告提起上訴而這時候上訴

二審法院他可以審查範圍是如何?

0 次查看0 則留言